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伊利达雷魔影

082 龙炎地狱
    萨贝里安的烈焰风暴奔腾在这一片土地上,在这火红漩涡中心,黑暗的峡谷当中两个恶魔在死亡之门前交锋。

    拜尔蒙虽然是一名巫师,但几千年的寿命让他对自己的赤色魔剑了如指掌,在卡塞恩的狂乱进攻下居然也能勉力抵挡几个回合。

    而且,他的巫术花样繁多,施放的速度极快,在对方进攻的空当中用缓慢术和虚弱诅咒降低进攻的威力。

    卡塞恩还是第一次碰到实力这么强大的恶魔巫师,确实有些砍到棉花上的感觉。

    然而,恶魔猎手对施法者的反制是有优势的,他们的恶魔皮肤对暗影和邪能法术有着天生的抗性,巫师只坚持了一会儿,就发现自己的法术对卡塞恩的效果越来越差。

    有些恼怒的他在闪过一次削砍,然后用尽全力持赤色魔剑朝对方的脑袋砍去,他浑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这一下势大力沉。

    卡塞恩直接抬剑迎击过去,两把魔剑在半空中硬生生交锋,拜尔蒙的剑居然被硬生生砍断了刃!

    拜尔蒙暗骂一声将剑扔在地上,双手祭起暗影护盾顶住卡塞恩紧接而来的第二击。

    “军团的仆从们,刀锋山的统治者们,听从我的召唤,死亡之门需要你们的帮助!”

    他勉强用护盾抵挡了几下劈砍,试图召唤援军。

    卡塞恩左手用力一爪,拜尔蒙浑身的法力爆燃,暗影护盾应声而破。

    拜尔蒙痛苦着低吼一阵后退几步,恶狠狠的看着面前的恶魔猎手。

    他施法将身后萨贝里安的火幕冲破,无数恶魔熔犬咆哮着突破这层屏障直冲卡塞恩而来。

    卡塞恩早已杀习惯了邪能怪兽的抓挠,就算是这些猎犬疯狂进攻,也只是稍稍拖慢了他前进的脚步。

    然而,卡塞恩在成片成片的砍倒面前的魔犬时,却感受到拜尔蒙后方的军团传送装置处出现不一般的能量。

    军团传送装置是由那些甘尔葛恶魔所研发的短距离传送器,用来在一大片区域内不同的地点快速传送。

    而刀锋山修建的这些传送装置,就是用来在刀锋山中和附近的不同铸魔营地之间传送的。

    呵呵呵……深渊领主的怪吼从中间传出,一个肥胖的巨影显露出来。

    “这又是谁?”卡塞恩下意识地问道。

    “迦瓦诺斯,我的部属。”玛瑟里顿在魔剑中冷哼一声说:“你这个废物,白纹了一身的恶魔真名。”

    当然,随着迦瓦诺斯的出现,还有一群一群几十上百的愤怒卫士出现,他们从军团传送装置的中心大步迈出来,吼叫着加入了战斗。

    而拜尔蒙则退居这一层一层的新出现的恶魔之后,笑望着被恶魔挤在中间的恶魔猎手。

    “萨贝里安!”卡塞恩喊道:“我有麻烦了!”

    迦瓦诺斯虽然比玛瑟里顿矮了一大截,但这个肥胖的安尼赫兰一样具有蛮力。

    他挤开一群一群的恶魔士兵直接冲到卡塞恩面前,用自己手中的双刃长戟直劈下来。

    卡塞恩连忙抬剑接住这一击,却不慎腹部中了愤怒卫士一刀,他赶忙后退把所有的敌人放到身前避免被包围,这些新来的恶魔士兵的强度已经不是那一大群疯狗能比的了。

    “萨贝里安!”卡塞恩又喊了一声。

    “忙着呢,精灵。”

    黑龙的巨影从峡谷上方掠过,几只末日守卫的尸体掉落下来砸在恶魔军队中,邪血淋的到处都是。

    看着满天的蝙蝠一样的恶魔,还有不断爬下来的地狱火和地狱猎犬,外部的情况比死亡之门附近没好多少。

    “你们先打吧,愚蠢的东西,我给了你一次投降军团的机会,就没有第二次了。”

    拜尔蒙打开一扇红色的传送门走了进去,传送门紧接着消失,这个巫师像是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妈的,让他跑了。”

    卡塞恩硬接住迦瓦诺斯劈过来的第二戟,然后伸脚踹在对方肚子的装甲上把他踢退几步,砍倒几个冲上来的愤怒卫士。

    从军团传送器里冒出来的恶魔越来越多了,再这样下去,他恐怕要独自面对整个刀锋山的恶魔。

    “萨贝里安!”

    “来了!”

    黑龙亲王从不知道什么地方俯冲过来,他的喷吐再一次席卷整个峡谷,刚刚从传送器中走出来的恶魔全都焦毙在这熊熊黑炎之中。

    这下,峡谷里还伫立着的只有迦瓦诺斯和几个最强的恶魔卫士,他们是拜尔蒙的亲卫队。

    其他的恶魔大都被直接清除,剩下的半部分也都不堪再战。

    恶魔卫士们手持巨斧朝着卡塞恩扑过来,双方顿时战作一团,这些恶魔卫士力大无比且战斗技巧丰富,比库鲁尔召唤出来的恶魔卫士要强太多,这一下卡塞恩竟然有些难以支撑。

    毕竟他还没从与库鲁尔的战斗中彻底恢复,能坚持到现在完全靠海啸护符对他的加持。

    当萨贝里安想再次俯冲下来进行第二波清洗时,迦瓦诺斯将自己的双刃长戟猛投出去,长戟直直插入萨贝里安的翅膀,他感觉身子一坠便扑倒在峡谷壁上撞断了几根石刺,差点就被贯穿胸膛。

    “混账……”萨贝里安攀住这些尖刺爬起身来,感到一阵一阵的后怕。

    “萨贝里安?”卡塞恩将一个恶魔卫士撂倒,一脚踩爆他的头盔,高声问道:“你没事吧?”

    “我还行……”萨贝里安咬住贯穿自己翅膀的长戟抽了出来,然后说:“那个安尼赫兰没有武器了,快去干掉他!”

    “我知道!”

    卡塞恩将玛瑟里杜尔调转过来,用坚硬的恶魔皮肤和邪能护体握住剑刃,用剑首配重的恶魔爪形球当锤子,一击砸爆了另一个恶魔卫士的重甲头盔,接着将另外一个恶魔卫士踹开,朝着因为击中黑龙而大笑的迦瓦诺斯狂奔过去。

    数不清的末日守卫和地狱火还在往死亡之门的峡谷内涌入,萨贝里安再次喷吐出冲天的烈焰把峡谷的半空填满。

    卡塞恩在这烈焰天空和不断掉落的恶魔焦尸之中将剑刃调转,狠狠的朝着迦瓦诺斯的头颅劈斩过去!

    没想到迦瓦诺斯居然将自己的护心盔甲拆下来硬顶住这一击,然后将这块盔甲作为盾牌向卡塞恩猛顶过去。

    “我才是战斗大师,精灵!”迦瓦诺斯怒吼着用护胸甲一次一次的砸向恶魔猎手,后者连撤几次后一脚踹在盾牌上,趁着对方稍微一踉跄,用剑从一侧ha ji对方的肋骨。

    “呃……咳……”

    深渊领主双眼开始失去光芒,他持胸甲的双手无力的垂下去,魔剑玛瑟里杜尔的能量正在他体内一波一波的扩散,造成完全不可逆的伤害。

    “战斗大师,嗯?”

    卡塞恩一边不屑地说着,一边抢过对方的护胸甲,把尖的那端砸进深渊领主的脑袋,这坨绿色的烂肉当场趴在地上,绿色邪血像如同泉涌,很快便淹没了这一片焦土。

    看来这家伙只是一个深渊领主中的低阶存在。

    像玛瑟里顿或者玛诺洛斯那样深渊领主中的强者,会在死去时将体内所有的能量彻底释放从而毁灭周围的一切,加尔鲁什的父亲格罗姆·地狱咆哮就是死于这种自爆。

    卡塞恩从深渊领主的尸体中拔出魔剑,他不想再多浪费一点时间了,萨贝里安还在阻挡着恶魔军团冲向死亡之门,必须立刻将这扇门毁灭。

    他拿起魔剑砍倒一大片刚刚从门中窜出来的魔犬,用尽浑身力量猛地用剑砸在这扇传送门的石柱上,只见门当中的邪能帷幕晃动了一下,便出现了魔法失衡。

    这种失衡一旦出现,崩溃便是必然的事了。

    魔剑一次又一次的劈在石柱上,这片帷幕先是变成一团漩涡,那些还没走过门来的恶魔犬当场被搅烂毙命,尸体被拖回扭曲虚空。

    随着传送门的渐渐消失,这附近的空间出现扭曲,拜尔蒙一直在引导的维持传送门的法术开始解体。

    一时间整个峡谷都在颤动,土地裂开,本来还想过来进攻卡塞恩的恶魔们纷纷逃开飞到天上,不会飞的地狱火有的甚至已经落入了地缝。

    萨贝里安勉力飞到卡塞恩面前,一把抓在他的肩膀上却因为单翼受伤而提不起来,大吼道:“你倒是给我变回去啊!”

    “我忘了……”

    卡塞恩连忙恢复原形,萨贝里安立刻抓住这个精灵窜上天空,他们脚下的山谷随着死亡之门的崩溃而塌陷,尘埃和碎石在还在燃烧的黑色烈焰风暴催动下遮天蔽日。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