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伊利达雷魔影

505
    “你不能离开这。”

    “这恐怕不是你说了算,大魔导师。”

    “这里是苏拉玛,该死的……卡塞恩日蚀,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奎尔萨拉斯的王,还是达斯雷玛的后人或者其他什么关系!亦或是恶魔的将军,什么军团领袖,但这里是苏拉玛,不是扭曲虚空!”

    艾利桑德虽然在气头上,但她已经有气无力,阿曼苏尔之眼的引力也对她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暗夜要塞之顶,还存活的,尤其是还能战斗的卫兵们已经从苏拉玛周围的岗哨和堡垒中聚集过来,冲上顶端保护他们的领袖,此时的卡塞恩和艾利桑德已经被团团围在中间。

    “我没有一声不吭的离开,而是来这里向你告别已经足够表示我的尊重。”

    卡塞恩很有耐心,他不能苛求差点被一锅端的古老精灵们会坦然面对此时的情况。

    “我拯救了这座城市,救下了绝大多数还存活的夏多雷。如果不是我及时作出决断,或者说当时面对那颗宝石的人不是我这样一个恶魔,而是其他的什么人,那么你们都完蛋了,你们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当然,我不要求你们感谢我,毕竟我拿走的……”

    “把阿曼苏尔之眼留下。”艾利桑德打断了他的话,语气里带着绝望,她声音已经变得沙哑了:“我只有这一个要求,卡塞恩殿下。”

    “这是我唯一做不到的要求。”卡塞恩的回应变得冷淡:“你让我留下一只手都比把阿曼苏尔之眼从我体内取出来更现实。”

    “至少你们还有夜之井,以太阳之井的经验,这个井至少还能存在数千年。”

    “你……”

    艾利桑德的余光扫了一眼周围周围的卫兵,而这个动作被卡塞恩敏锐地察觉到了。

    “你不要指望这里的卫兵能够帮你什么。”他说:“更何况就算开战,也只会引发一场比阿曼苏尔之眼失控的灾难更巨大的灾难,然后苏拉玛和整个群岛都会不复存在,这没有必要。”

    萨贝里安正坐在一旁本来拱卫着阿曼苏尔之眼的祭坛台阶上看着这边,他的额头上有一个灼出来的白点,在他黑色的皮肤衬托下相当显眼。

    他有些愤怒,被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一招击昏过去再也站不起来,这简直是龙族的耻辱,之前在苏拉玛撇下的所有耐萨里奥之子等等狠话一下子都不起作用了。

    不过,他在这场混乱中所起到的作用比他所知的要大,如果没有他及时打断了阿拉托尔通过阿曼苏尔之眼对卡塞恩的控制,卡塞恩要摆脱出来可能要多费许多麻烦,而如果真的逼到那一步,最后的结果肯定要比现在惨烈的多。

    然而他并不知道,他只是看到自己被一束奥术能量击中眉心,然后摔落进暗夜要塞的底层破坏了那里的支柱,险些让整个要塞塔垮塌,醒过来的时候卡塞恩已经站在面前了。

    “你们还有很多事要做,艾利桑德,现在苏拉玛的状况经不起再一次冲突了。”卡塞恩扫视了一圈周围的精灵,说:“你说我是一个恶魔,没错,我确实很难拒绝阿曼苏尔之眼的能量对我的诱惑,但我告诉你,如果我有其他办法可以阻止这颗宝石继续从你的子民身上"yu i"能量,我肯定不会做现在这个选择。”

    “骗子!”

    旁边的一个法师大骂,而远处的士兵群体里也有各种各样的质疑声,但卡塞恩只是笑了笑说:“随你们怎么想。”

    他毕竟是个恶魔,跟这些与恶魔结了万年仇的固执的家伙多说两句都是浪费时间。

    艾利桑德没有答话,她沉默不语,好像这种沉默能代表某种维持自己尊严的立场,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她自己也知道,苏拉玛拦不住他。

    卡塞恩离开了,与萨贝里安一起,当然也带走了阿拉托尔。苏拉玛的屏障已经降下,他们被迫卷进了此时艾泽拉斯所面临的危机。

    与奎尔萨拉斯,达纳苏斯以及其他势力的联系迫在眉睫,保持独立于世界之外已经完全不现实了,因为他们正面临苏拉玛周围的娜迦势力的威胁。

    坐在萨贝里安的背上,卡塞恩回想着自己这两天的所作所为,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既视感。

    那就是他做着与另一个时间线里的古尔丹近乎一样的事,夺取阿曼苏尔之眼的力量,导致苏拉玛的法术屏障降下,将整个苏拉玛城搅的一团糟,让夜之子不得不开始与艾泽拉斯的其他势力来往。

    尤其是加上之前偷偷进入萨格拉斯之墓盗取黑暗泰坦化身的力量,他觉得自己几乎就是活脱脱的另一个古尔丹了。

    他尽量不让自己去做这样的对比,或者暗示自己很可能就是这个时间线的古尔丹,因为那个兽人的结局可不怎么好。

    “你为什么要吞下阿曼苏尔之眼?”萨贝里安的问话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

    卡塞恩不假思索地回答:“如果你是我你也会吞的,阿曼苏尔之眼就像是一块巧克力蛋糕,而我已经饿了几个月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把巧克力蛋糕换成一头耕牛,我会更理解一些。”萨贝里安玩笑似的调侃,但随后便放低了语调说:“但我相信你是为了救苏拉玛才做的这件事,不是贪图其能量,我相信你在暗夜要塞上做的辩解是发自真心的。”

    “不要说这样的话,别忘了你是一条黑龙。”卡塞恩拍了拍萨贝里安的背脊,说:“你这些话真的让气氛有些尴尬。”

    “恶魔都是像你这样欠骂的吗?”说完黑龙便大笑起来,卡塞恩也跟着笑出了声。

    这几声笑多多少少有一种心情上的放松,他吞下阿曼苏尔之眼当然有许多原因,拯救苏拉玛是一方面,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艾泽拉斯上尽量不要存在太多的泰坦之力,否则恩佐斯不知道又会找到什么人,用什么办法去拿来解锁它的封印。

    最强大的一个归自己保管,自然是最保险的。

    当然,从他自己的私心上来讲,与艾萨拉的一战让他丢失了不少信心,再加上宝石本身的诱惑,这使得他已经完全抵挡不住将其占有的念头了。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